新聞詳情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熱點新聞

產能置換“以停代關”、“畸形”爐容、“一爐多分”?工信部:將進一步規范!

時間:2018-07-30   06:14:03 來源:下載

抽查組發現,有些產能置換項目建設的冶煉設備如高爐或轉爐的爐容“有整有零”。正常高爐的容積有3500立方米、2500立方米的,但發現有的置換項目爐容報的是3298立方米、2234立方米。工信部原材料司有關負責人表示,以后不能再出現這種“有整有零”的畸形爐容的高爐和轉爐爐型。

中國冶金報 中國鋼鐵新聞網

記者 朱曉波


5月22日~6月15日,化解過剩產能聯席會議成員單位聯合開展了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防范“地條鋼”死灰復燃專項抽查工作。

 “從效果來看,這次抽查非常有必要。抽查中暴露出的問題傾向性明顯。我們抽查的3個省都有不同程度的新增產能的跡象。對于這一現象,國家態度明確、堅決,露頭就打。”日前,工信部原材料司有關負責人接受了《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的專訪,并就抽查中的有關問題做了介紹。

多手段嚴控新增產能

該負責人告訴《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此次抽查重點主要包括兩方面,一個是防止“地條鋼”死灰復燃,另一個是嚴控新增產能。在當前鋼鐵行業的盈利水平下,嚴控新增產能是重中之重。

 “考慮到市場因素,我們既要去產能,又要控制好去產能的節奏,要把嚴控新增產能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該負責人說。

該負責人舉了一個例子,在西北某地,有企業以鑄造和生產鐵合金的名義新增冶煉能力、生產鋼坯的傾向。5月底,部際聯席會議通報了西北地區一家鐵合金企業擅自新增鋼鐵產能的違規行為。根據通報,該項目擬在利用高爐生產富錳渣及副產品高磷生鐵水之后,繼續利用富錳渣提純爐(即轉爐)和連鑄機對高磷生鐵水進行深加工,在進一步提取富錳渣的同時生產鋼坯。這類打著鐵合金名義新上項目生產鋼坯,并沒有履行粗鋼產能置換手續,同時具有非常強的隱蔽性,是在打政策的“擦邊球”。“因為涉及的領域已經超出鋼鐵行業,這給下一步監管也帶來問題。”該負責人強調。

 據了解,抽查組在開始專項抽查之前,已經通過多種渠道發布了舉報途徑包括舉報電話、郵箱等。這些舉報線索在抽查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除群眾舉報外,這次抽查也引入了多種先進手段進行排查,比如,強化遙感衛星監測、紅外監測技術和用電異常監測排查等。這些措施對違法違規生產企業有較大的震懾作用。該負責人告訴《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利用衛星坐標拍照比對,廠區的廠房面貌變化都可以監測,使得抽查組可以有的放矢地開展抽查。下一步會研究進一步提高衛星甄別能力,為今后的工作提供更好的輔助。

該負責人認為,防止“地條鋼”死灰復燃、嚴控新增產能的關鍵是要建立長效機制。在高利潤的誘導下,如何讓企業不敢鋌而走險?一方面,要依法加大處罰力度,抓住負面典型,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好現有的手段,如群眾有獎舉報,進一步提升國土資源監測衛星、遙感監測的甄別能力,聯合地方電力部門建立常態化的電量異常監測機制,對重點企業及重點設備實行全覆蓋、清單化的監督監測等,不斷完善各類監測檢查手段。

該負責人說,讓抽查組感受頗深的是,地方政府及有關部門的思想認識有了較大程度的提升。地方政府對抽查組反映的問題高度重視、反應迅速,及時處理各類違規問題,這說明壓力傳導起到了作用。

除了傳導壓力,該負責人還指出,這次抽查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解疑釋惑。因為出一個政策,情況千差萬別,地方有關部門又有不同程度的認識甚至是分歧,貫徹落實的時候就會有差別。“差別也分兩種情況,一種是對包庇袒護的,要嚴肅指出來處理;另外一種是確實對界限模糊不清的,要及時溝通解惑,幫助地方解決問題。”該負責人說。

產能置換“貓膩”多

 今年初,工信部就發布了新的《鋼鐵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以下簡稱《置換辦法》),明確了鋼鐵產能置換原則、置換方式及置換程序。在嚴控新增產能的背景下,產能置換也成為眾多鋼鐵企業進行產能流轉的最重要方式之一。然而,該負責人表示,在此次抽查中發現,大部分的產能置換項目都能按照《置換辦法》的程序來進行,但抽查組也發現了以下幾類現象。

第一種是“以停代關”。這種情況主要發生在產能置換以及化解過剩產能方面。

按照《置換辦法》要求,建設項目投產前,產能出讓方須拆除用于置換的退出設備,使其不具備恢復生產的條件。《國務院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6號文)也明確指出,鋼鐵產能退出須拆除相應冶煉設備。該負責人告訴《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在抽查中發現有些地方并未按時拆除相關設備,原因多種多樣,有的是法院查封,有的是地方政府安裝了攝像頭監控設備后干脆一封了之,有的是拆除有難度。對于這一問題,該負責人強調,6號文有明確規定,要拆除的必須拆除,確實拆除有難度的,要斷水斷電,拆除動力設備。“后面還要限時拆除,不是說封存了就完了。”他說。


第二種是“畸形”爐容。抽查組發現,有些產能置換項目建設的冶煉設備如高爐或轉爐的爐容“有整有零”。“比方說,正常高爐的容積有3500立方米、2500立方米的,但是我們發現有的置換項目爐容報的是3298立方米、2234立方米這種。”該負責人告訴《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這是因為按照產能置換比例1:1.25的要求,有些項目置換后的比例達不到1:1.25,但當事企業又想盡可能大地利用置換產能,于是出現這種“畸形”爐容。但這種畸形爐容給監管帶來很大問題。該負責人也表明態度:“以后不能再出現這種‘有整有零’的畸形爐容的高爐和轉爐爐型。”

第三種是“一爐多分”。抽查組在抽查過程中還發現,有些項目產能置換存在玩數字游戲、打政策“擦邊球”的現象。該負責人舉例,某家企業的高爐煉鐵產能置換出讓過程中,一個1080立方米高爐的產能被置換給了10家企業。更匪夷所思的是,10家企業中受讓的最低產能規模僅為1萬噸。“受讓的這10份產能,哪怕這1萬噸受讓產能投產了,出讓產能的整座高爐也必須完全停產。”該負責人說。很顯然,這種一爐多分的問題進一步加大了監管的難度。此外,有的產能置換項目,受讓方尚未投產,而出讓方在生產過程中對環保、安全等重視不夠,極易出現環保、安全問題。

該負責人表示,這些問題都需要進一步規范,防止更多的企業打“擦邊球”。

產能跨省轉移需要“一盤棋”統籌考慮

7月3日,國務院印發《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以下簡稱《行動計劃》,引發強烈社會反響。《行動計劃》14次提到鋼鐵,并明確到2020年,河北省的鋼鐵產能控制在2億噸范圍內。

河北是中國最大的產鋼省份,又地處京津冀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地區。一直以來,河北省的鋼鐵產能備受關注。該負責人認為,河北省的環保問題核心在總量。他告訴《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今年3月13日~15日和3月24日~25日這兩個時期,京津冀地區出現嚴重霧霾天氣,生態環境部對北京、天津、廊坊和唐山的污染物監測數據比對后發現,唐山的CO和SO2濃度都在其他3個城市的10倍以上,時段主要集中在晚上8點到次日8點,最高時段集中在零點到凌晨2點。生態環境部分析認為,在東南風和東風的作用下,這些污染物被吹到京津地區,相關污染物合成了PM2.5,形成重霧霾天氣。

該負責人認為,這種情況要么是部分停產的企業半夜又偷開設備,要么就是半夜關掉了環保設備,類似這種情況防不勝防,解決京津冀大氣污染問題的關鍵是降低排放總量。他建議,把鋼鐵排放總量特別是鐵前系統的總量降下來,一個辦法是把高爐-轉爐流程換成短流程,另一個辦法就是大力推動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

在降低河北鋼鐵產能總量這一塊,通過現有產能置換政策向適合承接的地區轉移是一條合適的路子。但部分企業仍反映稱找不到門路——“想出出不去,想引引不來”。

針對這類現象,該負責人表示,跨地區產能置換轉移需要全國“一盤棋”統籌考慮,綜合考慮產業、環境、資源等各方面因素,實現產業和環境平衡發展。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 重庆时时带线座标走势图 双色球胆拖投注金额 凤凰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领头羊时时彩最新全天计划 赚钱的凤凰新闻 2019快乐十分预测 我中一千万彩票的经历 分分快3怎么玩 麻将软件作弊器靠谱吗 老11选5开奖结果江苏 淘宝快3属于什么情况 麻将游戏平台代理加盟 E尊国际娱乐城赌博 抖音 快手点关注 赚钱 遗漏广西快乐10分 双色球机选投注摇一摇